一名高三老师的“网络主播”新体验

  笔者是湖北省恩施高中一名普通的高三语文教师,也是两个小男孩的母亲,疫情防控期间,我又成了一名“网络主播”。春节,我们一家四口依旧回到了位于恩施巴东县清太坪镇的老家。没料想,大年初一,恩施就出了疫情管控通知,我爱人接到返岗通知,立刻回城,赶赴恩施州抗击新冠病毒的一线。

  新冠病毒打破了我们的生活节奏,延误了开学。但“停课不停学”,学校领导周密部署,迅速落实各项防控措施,形成了“学校领导-班主任-老师-家长-学生”紧密集合的恩高抗击疫情、备战高考的坚实防线。

  农历正月初九,我们全体高三老师就在家里就地开始了网络教学,我也开始了“网络主播”生涯。由于老家在农村,条件有限,加之孩子多,为了方便备课教学,于是我毅然提前回城,回到了疫情形势相对更为严峻的城区。

  考虑到各种原因,我把5岁的大儿子留在了老家。出发的时候,他说:“妈妈,你放心,我会听爷爷奶奶还有姑姑的话。过几天你就回来接我哦!”我嘴上高兴地答应了,其实心里很复杂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接他回家。

  现在,如此母子分开、兄弟相隔的日子已有月余。经常有朋友调侃说我偏心,只喜欢2岁的小儿子,其实不然,谁不想把孩子带在身边,在这样的非常时期,我只能选择带不懂事、爱捣乱的小儿子。

  回城至今我足不出户,“规律”地备课、上课、做饭、带孩子。因为爱人要担任“尖刀班”的工作,每天早出晚归,无暇顾及家里。因为小儿子太小,对我的依赖性也特别大,就连我上厕所都要跟着,做饭的时候,偶尔还把他放在灶台上。因此一天之内,只有在他睡觉的时候我才能专心备课。结合备课组其他老师们分享总结的资料和方法技巧,我进行了整理归纳,作为早自习的内容和高考必备篇目交替进行。我总是提前一天做第二天的练习,根据班级情况和上课时限,合理删减一些内容。

  为了求得一个安静的“课堂”,每每授课时就是小儿子一只棒棒糖、一瓶饮料、一部动画片、一个人、一个小时的缩影。同事笑着说,大儿子被“留守”在了乡下,小儿子被“留守”在了客厅。听后,我五味杂陈。

  初次尝试做网络主播,我心里总是没底,不知道屏幕那边的同学有没有在听?有没有听清楚?有没有疑惑……失去了和学生的眼神交流和语言互动,学生零星的几个回馈,让我有点不知所措。从学生提交的作业中,发现同学们普遍有困惑的题目,或者是同学们问得比较多的问题,我会集中时间进行解答。为了检查同学们有没有按时上课,我每天都有一个课前5分钟,随机抽查十几个同学。我经常给同学们分享一些励志文章,经典时评,让他们知晓在疫情面前有一群“逆行者”,面对很多人畏之如虎的新冠病毒不惧怕、不退缩,冲锋在前,战在一线,践行着自己的初心和使命。

  刚开始和大儿子视频,他都会很开心地给我讲一些有趣的事情,慢慢地他会埋怨怎么还不去接他回家,以至于现在都不太理我了。有时候我会有种莫名的心酸。但疫情来势汹汹,举国都在奋战,小家的悲欢又算得了什么呢?每天收到的儿子背古诗打卡视频,给我和老公莫大的欣慰和鼓励;看见疫情有效控制、确诊病例大幅度减少、出院病例迅速增长,给了我战胜困难的信心;看见众多默默无闻,冲锋在前的勇士们的先进事迹,这让我们觉得微不足道,更应该把本职工作做到更好。

 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。黑夜终将过去,黎明会在春风里降临。

(责编:杨僧宇、吕骞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carhire-almeria-spain.com